《老男孩》,爸爸和女儿相爱了

老男孩影评

从悬疑中透视人性
韩国的悬疑片并非依靠单纯的,刺激的反转剧情来吸引观众的好奇心。如《老男孩》和《不可饶恕》在注重悬疑精彩的同时,也细腻的描绘人性的困境和沉重感。残酷和悲剧的命运投射出被污染了的人性丑恶的内层。两部都是以复仇为题材的,导演却赋予了“复仇”新的含义。
一,镜头的运用(部分)
《老男孩》中有两次长镜头的使用让人印象深刻。1,吴大秀与众人打斗的一场戏中,导演运用运动长镜头把打斗场面渲染的十分激烈,我们可以注意到摄像机在拍摄时一直处于侧面,和街机中游戏人物的闯关有些相似,而这个游戏人物却是被人操纵的,与吴大秀的处境一样的,此时交响乐也随吴大秀打斗的优劣变得激昂,低沉。2。在吴大秀调查的过程中,电影的镜头采用一连串晃动将观众拖到了当年那个隐蔽的教室,紧接着导演用了一段长镜头将李宇珍性启蒙的接触刻画的十分逼真,试想如果这不是姐弟间的乱伦,人人看了都会赞美着美妙的场景。
1《不可饶恕》的开头,导演用镜头的推动不断穿梭于迷乱的草丛,终于,镜头推到了江边,伴随着一声枪响,影片的叙事开始了。这样开头有种象征意义,我们可以发现影片也是伴随着一声枪响而结束的。草丛就像错综复杂的线索,到达江边就像姜教授得知了真相。片头片尾为的枪声,形成了鲜明的首尾呼应。
《老男孩》,爸爸和女儿相爱了。2
当主角姜教授刚出场时,镜头是从下向上进行仰拍的,这种镜头的使用,突出姜教授受人敬仰和在警界的权威地位,而当姜教授知道自己女儿被绑架后,每一次他的戏份,镜头都会无规则的晃动,而且节奏与姜教授急促的呼吸声相同,这样使人物的心情的转变更加的明显。
3
当姜教授为了救李成镐在证物室销毁证据时,韩惠珍所饰演的热血女警员闵瑞英向证物室走来。此段情节的处理使用了格里菲斯在“最后一分钟营救”中的平行剪辑手法,将两个场景快速的交叉剪辑在一起,同时音响师放大了闵瑞英的脚步声和姜教授销毁证据时的急促的喘息声。营造出了一种紧迫的氛围,也把影片推上了一个小高潮。
betway,4
当姜教授在大坝上跑去救女儿时,导演用了一系列的慢镜头和近景拍摄,将姜教授的喘息声与慢镜头的节奏很好的糅合在了一起。这次慢镜头的使用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也为影片出人意料的结局做了铺垫。
二. 戏剧式结构
《不可饶恕》在情节的处理上能做到勾起观众的好奇心并且可以引起观众参与推理欲求。电影中的戏剧式结构是以矛盾为基础展开的。
影片在叙事中留下了许多问号,在影片的发展过程中这些问题必须得到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的解答,这才是悬疑推理电影吸引观众地方。《不可饶恕》的高潮,姜教授去抱起女儿的尸体却只捧起了一堆红花,观众的心必定会随着姜教授的记忆闪回重重的跌入谷底。这也与薛景求主演的《那家伙的声音》的结局有相似之处,人质都在被绑架数日后被害了。
《老男孩》和《不可饶恕》结尾的处理更是大相径庭.《老男孩》最后一场戏,吴大秀和美道相拥在雪山下,美道眼中满是女特有的幸福感,而吴大秀眼中却藏着令人无法捉摸的东西,但是这个结局还算完美,最起码它让观众在体验高潮的失落后心里可以有一些欣慰。而《不可饶恕》的结局江教授因为无法饶恕自己饮弹自杀了,此时的摄影机处于逆光进行拍摄,在姜教授倒下的那一刻给人一种眩晕感。这样的完全悲剧化的结局使观众看后心里十分沉重,但是转念一想李成高和姜教授用这种方式解脱了自己,对他们来说这也许是最欣慰的方式。
三。影片的疏漏之处。
《不可饶恕》虽然在情节的处理上十分成功,但是影片对于女性角色的塑造不够饱满。影片中被肢解的是女性。而活着的闵瑞英也整天被警局中的大叔辱骂.而且闵瑞英与李成高兄弟打斗的那场戏未免也太小儿科了,绝对是影片一大诟病。
还有“空间穿越问题”,姜教授驱车前往大坝下小屋去救女儿后,李成高竟然也出现在外面(李成高此前和姜教授在一起),他是如何穿越来的?双脚都严重残废的人难道也能开车?影片中最大的伏笔也是最大的漏洞莫过于姜教授进行的尸体检查,既然尸体是被肢解的,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验尸官,竟没有对尸体的肢解部分进行抽血化验(躯干和四肢不是一个人的),这是合情理的吗?
《老男孩》也有一处漏洞,吴大秀去网吧上网打开了个股票的网页,但是在链接框上显示的是文件夹的地址。
两部影片都是以复仇为题材的,复仇的来源是仇恨,当主角们在过去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或做的一件事,而造成今日的悲剧,我们知道,原来仇恨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的反而会越积越深,把人的人性牢牢束缚住,终日活在仇恨中不能自拔。当主角们为了复仇而做的一些变态的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我们应该可以理解,因为那都是“必要的杀戮”。
因为有了仇恨,所以人类需要饶恕,要得到饶恕人们必须去赎罪。因此,罪,赎罪与宽恕间的因果关系,为众多电影提供了创作空间。而对于普通人而言,现实生活中,其实未必会遇到“罪与宽恕”的极端主题,我们常常面对的是“错与原谅”,然而要原谅一个人却也是千难万难的,终究是因为们的爱与善还不够多。
(完)

这是由韩国导演朴赞郁指导的作品。朴赞郁是个充满个性的导演,执导的电影一般充满暴力,引人入胜的情节充满悬念(老男孩中体现的淋漓尽致)。由于其作品充斥着个人进攻思维,往往残忍的无法令人接收。在影坛上被称为“阴暗大师”,这样的称呼归咎于其拍摄的复仇三部曲。

十五年的时间是磨灭了人的理智,还是创造出一个新的人。哪怕他被十五年折磨成了禽兽,他也能活下去,也能像人一样的活下去。不管他身上背负的是钱债,是情债,甚至是血海深仇,他也能重生。他只是一个老男孩,一个有权活着的老男孩。

《老男孩》作为复仇三部曲之一,复仇是其主线。故事讲诉了一个中年人在某天醉酒回家的路上,突然被绑架,被囚禁在一个私人监狱15年之久,期间老婆被杀害,女儿下落不明。出狱后,不顾一切寻找被囚禁的原因,踏上了复仇之路……

老男孩这部影片的拍摄背景是03年韩国汉城,一个鱼龙混杂,充满未知感的背景,使这部影片悬念迭起。导演朴赞郁是暴力美学的代表。该片也获得了57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这部影片围绕着两个男人的复仇展开了一系列的爱恨纠缠,交织着暴力,情色,甚至是乱伦。这些元素构成了充满悬念的情节,它们的整合使我的心灵受到了震撼,这并不是大多数人口中的禁片,而是通过一种异于常态的方式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

整部电影跌宕起伏,本以为到最后主人公吴大秀复仇成功,却发现一切都是套路,一切都被人玩弄在鼓掌之中。出狱之前被催眠,按规章程序进入设定的寿司店,与女店员回家过夜,然后相爱。好不容易找到了凶手,本以为自己就要复仇成功,却被凶手告知了原委:自己为了安全把爱人送进安全的私人监狱,监狱老板不是和凶手有仇,而是一伙的;现在所爱女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影片的开场是一只拿着枪的颤抖的手,镜头慢慢的摇到主人公的脸上,逆光中的脸使我们看不清主人公的长相。这吸引人不断地探索下去。而跳楼者对他的提问,引出了主人公的名字——吴大秀。这时转场到警局中彻底的交代了主人公。影片的结构环环相扣,人物的引出一定有事件的引导。影片的主要场景有警局、电话亭、“监狱”、美桃家、顶楼、雪地等。监狱的作用是引出主要人物,这是第一次提到吴大秀的女儿。电话亭是后续故事的发生前奏,在这里吴大秀消失,监狱是吴大秀生活十五年的地方,是他发生改变的场所,也是整个复仇故事的开始,美桃家则是大秀与美桃故事发生地,是复仇故事的发展。顶楼则是整个故事高潮的发生地,所有的仇恨在这里解决,雪地的纯净则结束了整个荒谬的复仇,使一切划归纯洁。这些场景架接起整个影片的结构,使之紧凑,有层次感。

画面最让人痛心的是,吴大秀跪求凶手不要告诉自己所爱的女人,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学狗叫,舔皮鞋,不惜把自己的舌头剪掉。眼睁睁看到凶手在眼前却不能杀掉,而自己只是他玩弄的一枚棋子。自己的一生都活在人控制之下。

一部好影片的重点还是在情节,这也是大部分观众关注的地方。我认为这部影片的情节不免有失真,夸张的地方。但整体的结构十分严密,充满悬念。在美桃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就能猜测到她是大秀的女儿,但后来她帮助大秀查找的女儿的过程又否定了我的想法。但随着情节一步步的发展,证实了最初的观点。这个悬念设置的非常严密,影片中也不断的有交代各种曲折。再如,吴大秀在看电视时对爱人的渴望导致了对美桃的不轨行为。也是因为电视上报导的大秀妻女被杀的消息才使他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影片的情节前后照应,例如吴大秀在警局摆弄的羽毛翅膀和影片最后美桃带起的翅膀照应,影片的开场与大秀刚逃出监狱的情节照应,这使影片显得不突兀,情节完整。悬念性更是影片的一大亮点,例如,开场的悬念,电话亭消失的悬念,大秀通过小窗对送饭人的提问体现了影片的未知性。

虽然这是一部复仇戏,但最终凶手却自杀了。吴大秀的一切都是被凶手操控。与其说是吴大秀的复仇,不如说是,凶手为了报复吴大秀长舌,传出自己和姐姐相爱的秘密。精心策划的复仇。剧情真不按套路出牌。

老男孩的拍摄采用大量的长镜头,最着名的就是在长廊上打斗的一段。这里的长镜头体现了大秀对复仇的强烈的、顽强的意志。为了追求所谓的真相的执着的付出,不顾生命的为复仇而活的信念。影片最后雪景的长镜头体现了归于宁静的美,当整个复仇结束时,整个世界又归于一片纯净的雪白。影片中采用大量的人物独白,将人物的内心世界外化,让人能更好的理解人物复杂的内心。影片的背景音乐大多采用节奏感极强的曲子。例如,在最后顶楼打斗的场景,音乐节奏分明,曲调低沉,将人声虚化,但枪声十分分明,打断了前一段音乐,进入了另一个情境。为了配合整部影片的悬念性,影片的整体色调低沉,以暗色为主。在回忆学校中往事的时候采用褐色为主色调,营造出怀旧的氛围。影片中屋内的灯光也是较为昏黄的,整体色调压抑。只有在最后归为一片洁白。

话说,这也是一部乱伦戏。凶手和姐姐搞一起,爸爸和女儿相爱。本以为到最后,导演会安排,女儿知道了吴大秀是自己爸爸的真相,或者是吴大秀自知道真相后,果断离开。然而结果令人三观刷新,女儿和爸爸继续相爱。也许这是想验证那句台词”我即使是禽兽,我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细节是最能打动观众的地方。在老男孩中,细节代表着深厚的寓意。细节中的物品都有极大的隐喻意义。例如,大秀刚出来的时候,在餐厅要的活章鱼生吞的场景代表则和他对生的渴望。当他观看鱼时,那条鱼就代表着他自己,平时懒惰,但被鱼钩勾住却顽强的抵抗。在监狱中,墙上的画是血腥狰狞的脸,代表着大秀当时狰狞的内心世界。当大秀挖开墙壁伸出手接住雨水,不停地舔舐代表了他对自由的渴望。当得知妻女死后,身上出现的蚂蚁代表了他的孤独,与外界的彻底隔离。这些都使人物心理外化,便于观众去理解影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